中商智库
金柏松:世界经济进入超主权时代?
来源:中商智库 | 作者:媒体中心 | 发布时间: 2019-11-18 | 46 次浏览 | 分享到:
2007年世界经济爆发次贷危机,2008年演变为金融海啸,2009年进一步恶化为经济复合型危机。目前世界经济虽然暂时企稳,但接下来世界经济是发生二次衰退?还是持续萧条?抑或长期低迷?对此,各国政府答案似乎有些乐观,而实际问题还隐藏在深处,引而未发,以笔者30年研究发达国家经济的经验分析,最好不要轻率下结论。

一、中长期世界经济发展大趋势
中国已经是世界出口第一大国,经济规模也位居前列,研究危机过后对外经济首先需要对世界经济发展大趋势有所把握。
危机过后世界经济将进入一个怎样的时代?媒体上可以常常见到“后危机时代”一词。但作为长期研究世界经济的学者不能用如此简单、含糊的说辞一带而过,还需从世界经济各种动向进行深入分析,抓住本质特征和核心内容,才能有针对性地提出中国对外经济发展战略的构想。

1.大调整时代?此次世界经济危机包含三种性质:周期性调整,结构性危机,以及现有发展模式的终结。换句话说,此次经济危机属于复合型危机,其严重程度远远超过普通的经济周期性衰退。因为对于周期性衰退只需周期性调整,大约经济一年左右时间,经济就会逐步复苏,对此人们早已熟知,世界经济运行大约每隔3-5年总要完成一次。但结构性危机是指经济、产业结构严重失衡,成为妨碍经济继续增长的重大因素。显然结构性失衡造成的危机绝非短期调整可以完成,也不能照搬传统宏观调控手段加以调整,冒然调整也会收效甚微,甚至适得其反。第三种性质危机是指发展模式的终结,如美国超前消费、金融催化经济增长的模式发展过分,走向极端,提前支付了需求。相反该模式的弊端正在充分“发酵”,如家庭负债过于沉重,房地产泡沫破灭,最终消费已经被提前支出,再也不能指望个人消费带动经济增长。而金融催化经济发展的一面早已随着去杠杆化而“失去功效”,根本无法带动经济增长,而如果实施新的金融催动或提高催化强度都不能令美国经济前进,因为金融衍生商品失去了消费者信任,市场正在萎缩。正如2010年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结构所示,几乎全部依靠设备投资、靠制造业出口带动。显然美国旧有经济增长模式已经完成历史使命。在新的发展阶段需要寻找和建立新的模式,而转变发展模式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
类似结构性和发展模式问题,美国有,欧盟有,日本、中国及东亚也同样存在。因此世界经济普遍需要进行周期性、结构性调整,需要转变发展模式。历史经验证明,调结构、转变发展模式需要长时间推进。在此期间世界经济增速必然会趋于缓慢,进而脆弱的经济增长会表现的“弱不禁风”,禁不起“风吹草动”,故发生小型衰退不足为奇,这就是当前人们热议的“二次衰退”,也是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真实写照。可以预料大调整时期世界经济不会一帆风顺。更何况各国政府如果出现政策摇摆,如90年代日本执政党、首脑10年发生9次更迭,则调整过程将更加曲折,时间还要延长。因此提出未来世界经济将进入一个大调整时代,似乎并不为过。大调整时代世界经济将持续缓慢增长,对中国对外经济和国民经济发展将产生深刻影响。

2.减排时代,绿色革命时代?2009年底世界气候峰会在哥本哈根举行。会议达成的协议将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其核心精神就是人类终于开始学会向自然界妥协,认识到必须与自然界和谐相处,需要严格约束人类破坏自然的行为,防止生态爆发危机、“人毁球亡”。由此全人类而不是少数发达国家需要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协商对策,分担减排目标。全人类而不是少数发达国家需要学会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兼顾生态平衡。从此人类社会一切制造和消费活动都要减少排放温室气体,注意维护生态平衡。这要求人类已有的生产技术活动无一例外都应该实行大改革。且不言如此庞大的社会和经济工程耗时、费力、波及面广,需要揭开一场新的能源革命、产业革命,即便是人类社会一贯的价值取向、道德标准、意识形态也将有所变革。因此,中国经济和对外经济发展战略当然免不了需要进行“绿化处理”。

3.超主权时代?世界经济爆发金融危机后,世界主要国家、20国首脑四度齐聚一堂,共同商讨度过危机良策,引领发展方向,提出共同救市、改革以美元为核心的世界金融体系,防止贸易保护主义复燃等重大措施。在世界经济最危急的时刻发挥了关键性作用。目前20国集团磋商机制已经基本取代8国集团,参与国覆盖世界经济80%以上,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会议机制也越来越常态化。在全球化背景下,一个超主权协调机制已经降临。以此为平台,今后世界领袖势必将共商世界经济发展的方向和重点,制定新规则,建立新秩序,协调重大活动。世界经济超主权发展趋势似乎已经成为未来形势演变的核心。

4.世界经济格局向新兴市场倾斜,新兴经济时代?在世界经济处于危机期间,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普遍抗冲击能力较强,经济回升、复苏较快,因而成为带动世界经济走出谷底的主要力量。展望未来,美、日、欧盟经济调结构和转变模式的任务更加繁重,而新兴经济体多数可以在实现较快增长的情况下进行调整。因而在整个世界经济大调整时代,新兴市场需求前景将更加光明,美日欧市场需求相对低迷,世界市场格局的这一重大演变需要中国对外经济发展战略进行重点转移。

5.资源大较量时代?对比上个世纪50-70年代世界经济黄金发展时期,当时拥有8亿人口的发达国家经济出现持续高速增长,对资源产生大量需求,曾爆发两次石油危机,一段时期资源价格猛涨,进而资源供需关系的紧张局面还影响到国际政治关系。此次拥有30人口新兴经济体进入新型工业化发展阶段,对资源需求正在大量增加,且已经对资源长期供应产生巨大压力。2008年原油价格一度被炒到147美元/桶,离石油危机仅一步之遥。危机过后发达国家经济虽然需要进行大调整,经济进入缓慢增长时期,但新兴经济体发展速度依然保持较快增长,如长期保持快速增长的印度,预计2010年度将增长8.5%,这是所未有的高速度。而印尼、越南、巴西也在为经济增长过热、通胀担忧。再分析此次世界经济爆发危机,资源出口国如澳大利亚、加拿大、巴西经济之所以表现抗冲击,主要是因为来自新兴经济体对资源需求经历了短暂下降之后迅速恢复,外部需求成为拉动经济增长主要因素。长期来看,世界资源需求潜力巨大,对供给产生持续压力。当前国际市场铁矿石价格持续猛涨已经对中国经济造成巨大的现实压力。因此,世界资源供需长期紧张关系必然成为中国制定对外经济发展战略重点考量内容之一。

二、世界经济进入超主权时代
综合以上分析,笔者认为世界经济大调整、绿色革命、市场格局转变、新兴经济崛起、资源供应长期紧张等情况是从不同角度分析世界经济发展的几大趋势,其相互之间没有核心与外围关系,也不是原生与派生关系,更加不是主导与随从关系。
而超主权发展趋势以20国集团峰会为国际舞台,参与国家覆盖世界经济80%、具备比较充分的代表性。在此舞台上世界领袖将定期协商提出政策主张,发出信息,其“能量”足以引领世界经济发展方向;进而峰会还设置一些工作组、研究组,研究解决世界性经济大课题,提出解决世界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方案;加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积极参与峰会,从中发挥具体执行作用。可见一个以20国峰会为舞台,以课题组、工作组和国际组织为两轮,一个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超主权机制、体系已经初步形成,将在世界范围发挥主导与核心作用。因而,新时期世界经济运行的本质特征和中心议题应该是超主权机制和体系建设。从这个角度讲,世界经济正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超主权时代。
世界进入超主权时代对中国提出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时也是中国对外经济发展的新机遇。中国应该提出怎样的发展战略,提出怎样的理念和主张,发挥世界经济大国应有的作用,为世界经济发展做出应有贡献等等,这些将成为我们需要认真研究的课题。

联系我们:
“经济发展好军师,精准招商加速器”
微信客服
微信公众号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安联大厦13A01

关注我们:

业务联系:0755-88257906

综合咨询:0755-88251470

版权所有 © 深圳中商智库设计规划院 2019 保留一切权利 粤ICP备17040376号

Copyright © 2019-2023 中商智库